当前位置:首页 > 报道 > 正文
柯南服务商

“指人儿”乐队《不负晴日》乐动开场

“指人儿”乐队《不负晴日》乐动开场

一阵悦耳的吉他琴声透过拾音器从分布在舞台各处的音响中传了出来,舒缓而直击人心,明明身处灯光昏暗的livehouse之中却让人仿佛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之下,曼妙的音符带来的惬...

  一阵悦耳的吉他琴声透过拾音器从分布在舞台各处的音响中传了出来,舒缓而直击人心,明明身处灯光昏暗的livehouse之中却让人仿佛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之下,曼妙的音符带来的惬意好似大口喝下鲜甜果汁后的长舒一气,悠扬的女声随之响起,“在时间的河流中有太多被遗忘……”幽蓝色的灯光随着歌声开始交替闪烁……

  这,是“指人儿”乐队《不负晴日》的开场表演现场。顶着标志性的圆顶硬礼帽,身着他经典的牛仔裤,吉他手卢东博在主唱JOJO旁边轻轻拨弄着琴弦,往那沁人心脾的歌声里的故事添加着丰富且不断变换的注脚。

  (中间为主唱JOJO,右吉他手为卢东博)

  08年乐队成立以来,卢东博和他的伙伴走过了初出茅庐的同名专辑,于16年途经长篇专辑《愿燃烧殆尽》,并在此之后的两年迎来了现在的《不负晴日》。歌曲发行恰逢主唱JOJO生日,同时也是乐队成立十周年。回看这风雨十年,乐队曾有过31站全国巡演的疯狂和意气风发,摇滚精神也得以随着他们的脚步如蒲公英般飘散各地。而这次带来的《不负晴日》,作为有着特殊意义的周年纪念曲,歌曲开头一改以往高昂密集的鼓点和紧凑的节奏,通过吉他手卢东博一段引人入胜的慢奏电吉他作为intro,借用简单的音符给人以置身晴空之下的错觉,同时为主唱JOJO清亮的人声做好了铺垫。

  “在时间的河流中有太多被遗忘,就像童年时的玩具被丢弃在寂寞的小巷”,JOJO轻轻地唱道,幽蓝的射灯安静地打在两人身上,卢东博双眼微闭,轻轻地随着歌谣摇晃着脑袋,手指却依然熟练地在琴弦上起舞。也许是这番景象与乐队之前的放浪形骸的形象大相径庭,也兴许是乐队出道数年来第一次以爆裂、激情和宣泄以外的表演形式来传达他们的感受,台下许多观众也跟着闭上双眼,沉醉在这前所未有的感受中。“随着慢慢长大,有太多太多的欲望;每日杂乱无章野蛮生长,说谎早已不慌张。”顺着歌曲的推进,卢东博缓缓睁开双眼,发现台下乌压压的人们的身体早已不自觉地跟着旋律摇曳,他不由得想起巡演前在狭小的旅馆落脚的一晚,面对JOJO“会一直做下去吗?”的提问,他坚定地回道:“只要你能坚持。”

  坚持,对“指人儿”来说从来不是最难的事。从最初在校园里许下青涩的友情约定,到后来阴差阳错站上全国大赛的舞台,面对非议与不屑,最后依然成功登上迷笛、草莓、张北等主流音乐节。正如团名所言,“指人儿”取自一支满是回忆的英文儿歌Finger Family,意指最初五位队员如同五个手指,即便长短不一、个性不同,他们都永远是一家人。虽然队内大家年纪相仿,但卢东博却总是能给到大家及时又贴心的支持,像个大哥一样照看着整个乐队。同时,作为团里乐感最好的成员,他也一直苦练吉他弹奏技术,哪怕初期条件并不充裕,凭借他特有的顽强与执着,一直都有在背后默默坚持训练,他也因此成为团里成长最迅速的成员。在他的影响下,主唱JOJO也不断磨练自己的唱功。如今,她不再是那天夜里那个会因为对乐队未来感到迷茫和惶恐而痛哭的女孩,收获到东博直白但有力的回复之后,一切仿佛拨云见日般,她又找到了重新出发的勇气,而这份勇气,原来一直就守候在她身边,不曾离开。

  “在地平线落下的夕阳,会放射出更迷人的光芒,至少我拥有唯一的奢侈品它无可计量。”

  “虽然也想放下行囊,但我依然无法将它安葬;让我像疾风一样,激流一样,如烟花绚烂过也算不枉;让一切伤痕消失在最终章!”

  一段酣畅淋漓的副歌,伴随架子鼓的加入,场子一下由静转动,舞台上的灯光也瞬间应景地变换为柔和的橙黄光,副歌最后一句话音刚落,舞台上并排站着的卢东博和JOJO相视一笑,仿佛所有伤痕和坎坷都如歌词所言,在这无声之中,顷刻之间,得以消解。台下的观众此时也才意识到,《不忘晴天》本质还是一首抒情摇滚,开头令人屏息凝神的独白其实是在替副歌摇滚的回归打掩护。随着灯光的变换和豁然开朗的变奏,听众们的热情也一下被点燃,大家高举着双手随着韵律摆动,台上的卢东博向前迈出了一小步,双腿半屈膝,忘情地弹奏着挂在肩上的吉他,歌曲也在一遍又一遍铿锵的副歌中达到了最高潮,“抬头遇上暖阳,多希望此刻有人分享;不要把所有的重负都一个人默默担当……让我像微风一样,细雨一样,轻柔地陪在你身旁。”

  《不负晴日》一曲结束,指人儿依次表演了多首单曲:《翅膀》、《蝴蝶》、《新世界》等等,台下的观众们也一再热情而疯狂地伴着音乐放肆跳跃。未来“指人儿”将会去到更多的城市和众多粉丝乐迷们见面,带来更多精彩的表演。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